人文专栏

一位护士长的心结

文章来源:中华现代威廉希尔app手机版杂志 作者:吴戟敏 编辑: 发布时间:2019-03-27

那天晚上大约六点多,我刚准备下班时,突然,护士站对面的病房里冲出一位病人家属,猝不及防,差点和我撞个正着,大叫着:“护士长,护士长,快快快,下去了,下去了,9床下去了……”一脸惊魂未定的样子和一连串不着边际的话语令我的心脏“砰砰”直跳,脑子里只有三个字“出事了”。


我冲进病房,9号病床上空空如也,三升袋营养液的输液皮条悬挂在输液架上正在往外滴着,弄得地上一滩白乎乎的乳液。我跑到阳台,只见窗户大开,冷风吹得我浑身起了鸡皮疙瘩,灰色的椅子上留下了一只黑色的皮鞋,真的,9床病人跳楼了。


鼓起勇气,我探头往楼下看,夜色中我清晰地看见一个身影孤零零地躺在那冰凉的地上。啊!我的心里一阵抽紧,大脑一片空白,感觉自己无法呼吸了。我想象不出他那么衰弱的样子哪来那么大的力气去搬动椅子,跨越阳台的?


耳边响起他妻子凄惨的痛哭声:“你怎么这么傻呀?你为什么要这样呀?”那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惨哭声,我也忍不住哭了。值班医生拿着心电图仪上来后对我摇着头说:“拉去太平间吧!”


我惊吓得不知如何形容,无法像以往抢救病人时那样镇定,我的心狂跳不已,打电话向行政值班汇报情况时语无伦次,双手控制不住簌簌发抖,手始终是冰凉冰凉的。这样的场景在我还是小护士时也曾经历过,我不禁疑惑:为什么我会经历两次病人的跳楼事件?


才二十出头的我,有一天值晚班时,一位已经到了恢复期的心肌梗塞病人因为严重的抑郁症,趁我抢救其他病人的时候,从病房厕所的窗口跳了下去,那是7楼。


一封长长的遗书解答了他跳楼的原因,在当时医患关系还不错的年代里,病人家属表示理解也坦然接受了。而这起事件给刚刚开始工作的我留下了很大的心里阴影,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不敢一个人上晚班,幸好护士长照顾,最终慢慢走出了这段往事。


时隔多年后,已经担任护士长的我再次经历这样不愉快的事情,我除了害怕与遗憾外,还隐隐担心这个意外该如何向家属解释呢?幸好,当时病人的妻子一直陪护在旁边,她在去厕所几分钟间隙里发生了这个意外,所以,她除了悲痛,没有责怪任何人。


一切渐渐平静下来了。他妻子临走前,对我说:“谢谢你,护士长,麻烦你们这么长时间,他最后这个样子,让你们受惊了。”这个善良的女人啊,自从她丈夫住进病房以来,衣不解带地照顾着他,过着有家不能回的日子,时而揪心的担忧,时而痛苦的绝望,到今天面临这样的结局时还不忘感谢我,我感到很内疚。


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眼前一直是我最后见到他活着时的样子,我一次次地猜想他跳楼的原因。一个人要用跳楼这样惨烈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该需要多大的勇气啊,他该是对自己和周遭的一切绝望得多么彻底,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啊!他难道不留恋人世,不留恋家人,还是他实在是太痛苦了也或者疾病已经把他的心灵折磨得千疮百孔了?


白天,他一直默默地坐在床上,我问他:“有不舒服吗?”他看看我,好像要和我说什么,但却无语。他妻子对我说:“今天好像很不舒服,刚才用吗啡了。”我安慰了他几句就走开了。下午的时候,我似乎看见他的妻子哭着从我身边走过,当时我正忙着,所以也没在意,其实我当时是有想问问她的想法,只是一忙就忽视了。


想到这里,我突然很自责,很后悔,白天肯定有什么事发生,我为什么不多问几句,为什么不放下手中的事情,去和他好好聊聊,听听他的苦衷呢?


平时,我总是不能去理解他,觉得他非常“作”,而且还不是一点点。每一次,当我看见他自私地折磨着他的妻子时,我总忍不住要去说说他,让他的心态要好一点,要他去体谅一下他那善良的妻子。而他却总说他要发泄一下。我没有站在他的角度,没有真正去体会他所承受的一切。


其实他的年龄并不大,才52岁,贲门癌手术后情况并不好,肿瘤已经末期且转移了,收住到我们病区只是做肠外营养支持治疗。因为无法进食,人瘦得脱了形,双眼深深的凹陷下去,眼神中常常透露出来的是一种怨恨和愤怒的情绪,有时还不配合治疗,有时看着我,仿佛有很多话想和我说。现在想想,他确实很痛苦,单单不能吃东西就足够令人抓狂了,更别说肿瘤所致的剧烈疼痛。


期间有件事我现在想想,越想越后悔。那一天,他和妻子大吵了一架,吵得病房里其他病人都受到了影响。原因是他看见那天阳光很好,希望妻子能推他坐轮椅出去看看。可他输着营养液,接着心电监护,怎么出去呀?妻子没有答应他,他就大骂她虐待他。


看到他歇斯底里的样子,我很反感,同时考虑到他的身体状况和安全,我也没有答应他。现在想想,他当时该有多失望啊,作为照顾者,我们多么不近人情呀,好久以来,他一直被“关”在病房里,确实很不好受,我们应该想尽办法满足他的要求才对呀,毕竟,他活着的时日已经不多了,这个要求并不过分呀。


如果我不去理会他那“自私”的行为,而只是当他是在发泄痛苦,多多倾听他的诉说,多和他聊聊;如果我多关注他的情绪,从微小的细节里去发现他是否有异常,多体谅他,多去安慰他;如果我真正理解他的痛苦,身体的,精神的,多用积极的语言来鼓励他;如果他的妻子哭的时候,我去了解一下是否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我在关心病人的同时也去关心家属,在他们吵架的时候不仅仅作为旁观者劝架,而是真正设身处地地开导他俩,也许情况不会那么糟糕。


我想,他的家人一定也和我一样,情愿他到时抢救无效而死亡,也不要这样活生生的消失在无尽的黑夜里。